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日韩美剧

总理和我第12-13集剧情介绍

发布时间:2014-02-07 发布者:ccy 文章来源:

  权律遇袭住院

  权律遇袭被姜仁浩和南多贞紧急送往医院,几名医生将权律抬到病床上向手术室方向赶去,南多贞非常担心权律的情况,一路跟随一边呼喊权律,权律处于昏迷状态中,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。

  几名医生将权律拉到了手术室外面,南多贞依然依依不舍不忍离开权律,直到医生提醒南多贞要替权律做手术,南多贞才离开权律让医生推着权律进入手术室。

  权律被推入手术室开始进行手术,医生替他戴上了氧气罩以及其它抢救仪器,权律在手术室接受抢险的时候,徐慧珠气喘吁吁闻讯赶到了医院。

  权律做完手术依然处于昏迷状态中,姜仁浩带来了食物劝说南多贞食用,南多贞因为权律没有苏醒心情非常差,姜仁浩非常理解南多贞的心情,关爱之下笑称自己是南多贞的守护天使,因此南多贞必须要按照守护天使的要求进食。

  虽然姜仁浩努力安慰开导南多贞,南多贞却依然没有胃口进食,姜仁浩没有气馁提醒南多贞吃了饭才有力量照顾权律,在他的劝说下,南多贞终于愿意进食。

  进食完毕南多贞来到了权律的病房中,权律依然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,南多贞担忧之下坐到病床旁边自言自语,由于权律没有苏醒过来,南多贞毫无遮掩将内心的一些真实想法说了出来。

  数日过后在医生的精心治病下权律伤势愈合醒转过来,南多贞来病房探视的时候,权律正在与孩子通电话,南多贞见权律精神良好,欣慰之下坐到病床旁边,透露权律的孩子都非常担心权律的情况。

  权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透露南多贞之前在他昏迷的时候自语称有话想说,南多贞一听权律记起当初的事情,心中一紧否认了权律的猜测,权律受到否认不太甘心,依然坚持当初昏迷的时候南多贞就坐在病床前自语称有话想说,南多贞见权律揪住之前的事情不放手,心生一计提醒权律应该放屁,权律一听南多贞提起放屁,惊讶之下不知南多贞葫芦里面卖什么药。

  南多贞见转移了权律的注意力,立即提起做手术的人苏醒过后必须放屁,如此方能正常进食饮水,权律对南多贞的话哭笑不得,认为放屁的事情不能强求只能随意,南多贞正愁没有机会逃走,趁机提醒权律赶紧放屁,说完话她起身离开病房以便让权律有空间放屁。权律无法想明白南多贞为何忽然提起放屁的事情,一见南多贞离去,权律一脸狐疑坐在床上若有所思。

  权律出院之后与南多贞和孩子们到游乐场玩耍,权国家在玩耍过程中称呼南多贞为妈妈,权万岁见权国家称呼南多贞为妈妈,欣喜之下与南多贞走出了游乐场,趁着父亲权律站在游乐场外面,权万岁透露姐姐权国家称呼南多贞为妈妈,权律不听则已,一听之下有些惊讶的看着南多贞,南多贞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惊喜,而是露出微笑看着权律。

  权律与徐慧珠来到大学母校散步,看着母校宽广的操场,权律感概之下与徐慧珠谈起以前读书的事情,当初徐慧珠上初二的时候非常调皮,徐慧珠虽然调皮却在某次被权律搭救。

  徐慧珠与权律从母校归来递交了辞职信,权律无法接受徐慧珠辞职的行为,感伤之下深夜与南多贞见面,将徐慧珠辞职的事情说了出来,一想到跟随自己二十多年的得力助手徐慧珠辞职,权律伤感的看着南多贞,心中非常担心南多贞在某天也会像徐慧珠那样离去。

  为了化解心中担忧,权律深情的看着南多贞,提醒南多贞如果打算离去必须提前告知,以免遭受突如其来的离别打击,南多贞见权律心情失落,一脸深情看着权律,开口表明心中想法,透露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权律。

  权律没有料到南多贞会表白,惊讶之下睁大眼睛看着南多贞,提醒南多贞不要开玩笑,南多贞一本正经看着权律,深情地再次重复确实已经喜欢上了权律,权律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南多贞,一想到当初两人是合约结婚并非真情实意结婚,权律半信半疑看着南多贞,依然无法接受南多贞表白的行为,在权律的目光注视下,南多贞没有再说一句话,而是一往情深地注视着权律,两人相隔一米注视着对方久久没有开口说话。

总理和我第13集剧情介绍

  权律爱上南多贞

  南多贞向权律表达爱意,权律惊讶的看着南多贞,认为南多贞是在开玩笑,南多贞一本正经看着权律再次表达爱意,权律见南多贞的神色非常严肃,半信半疑中站在当场看着看南多贞。

  第二天权律与孩子们吃早餐,权国家发现情况不对,总觉得你们权律与南多贞似呼吵过架,最小的权万岁索性直接询问权律是否与南多贞吵过架,权律没有料到孩子们心思缜密,惊讶之下否认了与南多贞吵过架。

  坐在一边的南多贞也挤出笑脸看着孩子们,一再声明没有与权律吵过架,最大的权我们不相信南多贞的话,提醒两个大人以后吵架最好提前明示。

  在三个小孩的注视中,权律只觉有些难堪,随后起身谎称已经吃饱饭,南多贞见权律离去,赶紧起身跟着权律来到客厅的过道上,权律见南多贞出来止住了前进的步子,南多贞来到权律身边只觉有千言万语想说,但一时之间又不知从何开口,权律没有心情与南多贞交谈,提醒南多贞收拾物品去政府工作。

  权律带着南多贞来到了大学时候的图书馆,两人在图书馆聊了几句话已是吃饭时间,权律带着南多贞来到大学食堂吃饭,在吃饭过程中权律透露自己以前读书一直拿第一名,南多贞不太相信权律的话,认为权律是在吹牛。

  权律忽然一本正经看着南多贞,希望南多贞能透露初恋发生的经过,南多贞一听权律提起初恋,迟疑片刻半开玩笑透露在幼儿园时代认识一个小男生,当时小男生许下诺言要娶南多贞为妻,结果后来小男生搬家失去了音讯。

  谈完了小男生南多贞接着谈起了小学四年级的恋情,当时有一个人见人爱的帅哥深受女生喜欢,结果该名帅哥却喜欢上了南多贞。

  权律听完南多贞讲述的所谓初恋经过,哭笑不得之下提醒南多贞不要曲解初恋的含义,所谓初恋是两个人有一起相爱,南多贞讲述的经历顶多是单恋。

  南多贞见权律认真严肃想知道她的初恋,无奈之下只得开口打算将初恋的事情说出来,话到嘴边南多贞猛然回过神来,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向权律讲述初恋的事情。

  权律在一处沿海地区办工,南多贞将三个孩子带到沿海地区,趁着权律休息的时候来到房中与权律相见,权律见南多贞不请自来有些惊讶,南多贞露出笑容透露孩子们在公馆待得太久,因此她带着孩子们来海边游玩散心。

  权律去开会的时候南多贞带着三个孩子来到海边的沙滩玩耍,正当南多贞站在一边看着三个孩子玩耍的时候,姜仁浩从一边走了过来,南多贞一见姜仁浩来到立即惊讶的询问姜仁浩为何不去参加会议,姜仁浩苦笑着自我解嘲,认为自己是低级职员不能参加高层的会议。

  深夜,南多贞与权律在一处过道上聊天,南多贞已经知道了权律的感情往事,她劝说权律不要活在过去,应该大胆地向前走,一想到权律依然对死去的妻子充满愧疚,南多贞立即指出权律没有害死自己的妻子,他的妻子之所以死完全是天注定,跟任何人没有一点关系,将心中想法说完之后,南多贞从权律身边走了过去,慢慢地走进了一幢商场里面。权律站在过道上沉默不语,心中已是百转千回。

  南多贞在屋中教三个孩子弹钢琴,三个孩子坐在钢琴旁边胡乱弹琴,最小的权万岁故意胡乱摁钢琴键,在孩子们的笑声中,有人打电话给南多贞,南多贞拿起手机一看,原来是姜仁浩打来的电话。

  姜仁浩将南多贞约到户外见面,待南多贞来到户外,姜仁浩一声不吭忽然上前搂住了南多贞,南多贞没有料到姜仁浩会搂她,惊讶之下站在当场说不出话来。

  姜仁浩搂抱完南多贞脸上的神色愈发悲痛,本来南多贞以为姜仁浩会说出一些机秘信息的时候,姜仁浩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开口说了几外字忽然离开了南多贞。

  权律在屋中大胆向南多贞表白,透露已经情不自禁爱上了南多贞,南多贞没有料到权律会爱上她,惊喜之下站在当场深情的看着权律,权律表白完毕握住了南多贞的手,当场发誓一辈子会紧紧握住南多贞的手,南多贞感受着权律温暖有力的大手,感动之下双眼露出幸福的神色,含带着喜悦的笑容注视着权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