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日韩美剧

总理和我第10-11集剧情介绍

发布时间:2014-02-07 发布者:ccy 文章来源:

  南多贞与姜仁浩被记者围堵

  南多贞与姜仁浩走出房间险些被朴夫人发现,好在姜仁浩机智的与南多贞靠墙站住扮成情侣模样,两人才躲过了朴夫人的寻找。

  朴夫人急着向一间房间走去,转眼功夫便消失在了姜仁浩与南多贞的眼中,姜仁浩长长松了口气,带着南多贞向宾馆外面走去,走过一个拐弯角的时候两人赫然发现一群记者站在前方。

  带头的记者雨哲扭头看到了姜仁浩,立即与其它记者围上来追问姜仁浩为何与南多贞在一起,姜仁浩虽然心中慌乱,依然故作镇静提醒雨哲不要乱采访,双方僵持不下间权律赶了过来,记者们一见总理来到赶紧毕恭毕敬站定不敢再采访姜仁浩,权律数落完记者带着南多贞向房中走去。

  姜仁浩独自一人走出宾馆遇到了徐慧珠,一见徐慧珠也来到了宾馆,姜仁浩好奇的询问徐慧珠为何来宾馆,徐慧珠平静自若看着姜仁浩,将听到记者发布消息对外宣传在宾馆发现南多贞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南多贞跟着权律回到屋中,一想之前紧张的局面,南多贞如释重负之下与权律交谈,由于心情紧张,南多贞一不小时险些将两人假结婚的事情说了出来,权律已经发现了衣柜中藏着人,一听南多贞要将假结婚的事情说出来,情急之下上前亲吻南多贞。南多贞没有料到权律会亲吻她,惊讶之下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。

  权律亲吻完了南多贞,蹑手蹑脚来到衣柜外面,侧耳听了一下衣柜中里面的声音,权律猛然拉开了衣柜,藏在里面的朴夫人和两个女伴没有料到权律会拉开衣柜大门,猝不及防之下几人跌跌撞撞冲了出来。

  权律看着朴夫人惊讶的询问三人为何藏在衣柜中,朴夫人只觉无地自容,赶紧说谎称是走错了门。

  朴夫人生怕权律乱说话,不久之后约见南多贞见面,希望南多贞不要将宾馆的事情说出去,南多贞非常好奇朴夫人为何去宾馆,坐在朴夫人身边的李女士一时嘴快透露朴夫人是去宾馆捉奸,南多贞听完李女士的话方才明白朴夫人误以为徐慧珠与朴俊基有染。

  朴夫人见李女士说出了实情,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,赶紧阻止李女兵继续说话,南多贞会过意来有心要取笑朴夫人,故意指出徐慧珠不可能看上朴俊基,朴夫人听出了南多贞话中的嘲讽之意,不悦之下质问南多贞是否认为朴俊基是个没有媚力的男人,南多贞见激怒了朴夫人,心中窃喜之下依然做出一副焦急的模样,辨解朴夫人理解错了她的意思。

  南多贞无事之余做了许多布娃娃,权律坐在屋中替南多贞整齐布娃娃,由于没有耐性权律中途让南多贞独自处理布娃娃,南多贞处理完了布娃娃带到外面出售,权律与南多贞通电话的时候激励南多贞好好销售布娃娃。

  徐慧珠约见朴俊基,故意坐到朴俊基身边,与朴俊基谈起了当年上大学的时光,两人有说有笑的时候朴夫人怒气冲天来到了餐厅中,朴俊基一见夫人来到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徐慧珠得意洋洋看着朴夫人,故意向朴俊基透露她专门打了电话唤来了朴夫人。

  朴夫人一直就认为徐慧珠与丈夫朴俊基有染,眼见徐慧珠光明正大与朴俊基在餐厅中约会,朴会人气恼之下想狠狠教训一下徐慧珠,站在一边的朴俊基生怕事情闹大,赶紧出手阻拦朴夫人揍人的行为。

  朴夫人见朴俊基帮助徐慧珠,悲痛之下情绪失控大喊大叫,徐慧珠已经达到了目的,笑容满面离开了餐厅,朴俊基想起了一件事情,不顾朴夫人在场,撒腿追出餐厅在过道上拦下了徐慧珠。

  徐慧珠见朴俊基追出来,立即提起当初宾馆发生的事情是朴俊基从中捣鬼,因此她是替权律出一口恶气,故意假意与朴俊基见面,最后又故意把朴夫人叫到餐厅。

总理和我第11集剧情介绍

  南多贞父亲离开医院下落不明

  权律带着南多贞在餐厅中用餐,用完餐上台唱了一首歌曲,南多贞惊叹于权律动听的歌声,离开餐厅夸赞权律唱歌非常好听,一想到权律也有音乐天份,南多贞提议以后与权律一起学音乐,权律由于要忙于国事,为难之下决定以后有时间再跟南多贞商讨音乐相关的事情。

  姜仁浩来到医院看望大哥,当年大哥与一名有夫之妇有染,由于一时大意被女方的丈夫欺骗,姜仁浩大哥开车发生危险受伤住院,回想完大哥被送进医院的情景,姜仁浩难以自持之下失声痛哭。

  徐慧珠与权律见面,希望以后可以抽出时间照顾权律的三个孩子,权律没有接受徐慧珠的提议,劝说徐慧珠应该将重心放到工作上,徐慧珠见权律排挤她,心中立即想起了南多贞,一想到权律平时总是接受南多贞的帮助,徐慧珠悲愤之下认为权律不公平对待她。

  南多贞来到医院陪着姜仁浩看望姜大哥,探视完毕南多贞与姜仁浩离开医院,意外发现父亲失踪不见,情急之下南多贞来到权律身边,将父亲失踪的事情说出来,权律一听南父失踪赶紧派出各个岗位的人员出外搜寻。

  南多贞心急如焚非常担心父亲,一想到父亲出走的时节正是冰冷的冬夜,南多贞不由担心起父亲的状况来,非常害怕父亲会被冻死,权律虽然也非常焦急,但比南多贞镇静很多,眼见南多贞心思慌乱急得团团转,权律提醒南多贞应该打电话给父亲。

  由于南多贞处于悲痛焦急中,权律主动拿起手机打算打电话给南父,结果手机屏气凝神显示南父曾经打过电话进来,权律看清手机上的未接来电赶紧回拔过去,南父就坐在一处公车站台下面,一听口袋中传出来电铃声,南父掏出手机看清了是权律来电,心中得意之下故意不接电话,存心要让权律着急。

  姜仁浩开处外出四处寻找南父,与一些相关人员通完电话,他在心中祈祷南父不要遇到什么危险,刚刚接完了一个电话,有人打来电话给姜仁浩,透露国会大门口出现了南父亲,姜仁浩惊喜之下赶紧开车向国会大门赶去。

  南父来到国会大门想见女儿南多贞,两名守卫就是不放行,劝说南父赶紧离去,南父不依不挠向两名守卫透露身份,声称是韩国总理的岳父,由于两个守卫不相信他的话,他佯装要离去,趁着两个守卫不注意忽然又来里面冲。

  姜仁浩开车来到国会门口,下车看清了门外的人是南父,紧崩的神精神立即松驰下来,在姜仁浩的带领下,南父终于与南多贞见面。

  南多贞见父亲平安无事被找到,欣喜之下数落父亲乱跑,南父无心与女儿谈话,目光移到权律身上,提出要跟权律交谈,权律不敢拒绝南父的要求,赶紧点头将南父领到办公室坐下。

  南父在权律家中暂住,南多贞带着权律的两个小孩子来到教堂听歌曲,姜仁浩也来到了教堂中,就坐在南多贞后排的位置,南多贞见姜仁浩出现,惊喜之下与姜仁浩搭讪。

  南父在权律家中住了几天准备离去,离去之时他专程掏出几张钞票送给权律的三个儿子,三个小孩接过南父赠送的钞票,站成一排目送南父离去。

  权律与姜仁浩以及徐慧珠谈论调查某个公司的事情,一想到外界一直在反对政府调查该公司,权律面色坚定坚持一定要调查个水落石出。

  记者们来到政府大门外面采访权律,权律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一定会还天下一个公正,南多贞就站在一边倾听,权律向记者们表完态,扭头向南多贞看了过去,两人会心对视相继露出笑容。

  记者们被权律的态度感动,纷纷带头鼓掌以示支持权律,站在人群中的一名戴着帽子的男子慢慢向权律靠了过去,趁着权律不防备的时候掏出匕首在权律腹部扎了一下,权律立即感觉到了被利器扎破身体的剧痛感,惊骇之下不由自主跌倒在地上,袭击者见权律倒地,转身撒腿逃离了人群,几个警卫见有人逃跑,立即拔腿紧紧追了出去。

  南多贞已经发现权律遇袭,惊骇中快步来到权律身边蹲下,权律由于疼痛慢慢昏厥过去,南多贞抬起放在权律身上的手掌一看,赫然发现手掌沾上了血红的鲜血。一想到权律随时有可能死去,南多贞急得大声呼喊权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