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日韩美剧

更夫日志第18-19集剧情介绍

发布时间:2014-10-25 发布者:ccy 文章来源:

  假桃夏主动拥抱茂锡,月光赶了过来以为假桃夏是真的桃夏,看着心爱的人跟别的男人亲密拥抱,月光悲愤交加无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实。

  正当假桃夏以为成功让月光与茂锡反目成仇,真桃夏忽然出现在月光身边,月光见身边又出现了一个桃夏,方才意识到跟茂锡拥抱的桃夏很有可能是假的。

  两个桃夏长得一模一样,月光无法区分出谁才是真正的桃夏,为了不让假桃夏逃跑,月光只得安排真假桃夏一起居住。

  晚上,假桃夏悄然起身来到客厅中拿取一件法器,一名男子归来见假桃夏神色异常拿取法器,立即猜到站在眼前的女人是假桃夏,假桃夏不动声色来到男子身边忽然出手袭击,男子被假桃夏重伤倒在地上,月光等人赶回来的时候,假桃夏已经逃走。

  假桃夏回到史谈身边交出法器,史谈喜出望外拿着法器做好施法的准备。

  秀莲一直对桃夏没有好感,桃夏破坏了秀莲与月光的感情,秀莲视桃夏为不共戴天的仇人,趁着月光上门拜访,秀莲提醒月光不可能跟桃夏走在一起,月光见秀莲执意破坏他跟桃夏的感情,脸上升起不悦起身离去,秀莲见月光因为桃夏冷落她,愈发加深对桃夏的仇恨。

  秀莲父亲与一名官员商议操办桃夏与月光的婚事,皇帝忽然走了进来,事着戏谑的语气提出赐秀莲为妃子,不等秀莲父亲反应过来,皇帝哈哈大笑转身离去。

  秀莲父亲无法接受皇帝戏耍他的行为,怒气冲天暗中痛骂皇帝,一个手下替秀莲父亲感到愤愤不平,提醒秀莲父亲如果想杀掉皇帝立即可以带兵冲入王宫,秀莲父亲虽然对皇帝恨之入骨,但还没打算除掉皇帝。

  月光与两个手下寻找史谈,一行三人来到一处隐蔽地带发现了一张符咒,符咒埋在土中被月光的一个手下挖了出来,手下刚刚挖出符咒,周围的环境立即产生变化,三人转眼功夫就来到了一片杂草丛生的野外。

  距离三人不远的前方站着七八个男子,月光意识到前方的不是人类而是鬼魂,所有鬼魂向月光冲了过来,月光沉稳不乱挥剑向鬼魂们冲了过去,鬼魂不敌月光迅速消失,月光拿起宝剑扎入地上的符咒来到史谈做法的房间。

  房间里面放着一条狐狸尾巴,月光拿走狐狸尾巴遇到假桃夏回来,假桃夏不动声色将月光引到屋外,两人一番血战月光获胜。

  假桃夏心知不能跟月光力战,迅速扮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跟月光说情话,月光被假桃夏迷失心智以为站在眼前的女人是真的桃夏,直到有人赶来手起剑落杀死了假桃夏,月光才回过神来往地上一看,假桃夏已经化为一具干尸模样恐怖,跟之前年轻漂亮的相貌天差地别。

  史谈回到做法的房间见法器被人拿走,勃然大怒推翻了做法的桌子,为了报复月光,史谈决定教训桃夏。

  桃夏上门拜见秀莲,秀莲板着脸孔接待桃夏,桃夏进屋发现秀莲拿着一只木偶小人,木偶小人通常是下蛊毒害他人的法器,桃夏意识到了秀莲与史谈有来往,面色焦急劝说秀莲不要再跟史谈来往。

  秀莲不想理睬桃夏,毫不客气赶走了桃夏,桃夏离开秀莲家中不久被史谈击晕带回住处。

  史谈做法令桃夏失去了意识,夜幕降临,史谈带着失去意识的桃夏前往皇帝宫殿。

  两个官员发现史谈带着桃夏走进皇帝居住的宫殿,两人意识到了不妙赶紧向月光通风报信。

  月光得知心上人桃夏被史谈带到皇帝居住的房间,立即猜到了史谈想报复他,桃夏已经进入皇帝居住的房间随时有可能失去贞洁,月光心急如焚向皇宫走去,同伴提醒他不能闯入皇宫,否则会被皇帝降死罪。

  月光顾不上害怕皇帝,不顾同伴的劝说大步流星向王宫赶去。

  桃夏来到皇帝身边坐下,皇帝喜出望外脱下了桃夏的外衣,桃夏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如同一具木头人,皇帝正想脱掉桃夏的内衣之时,月光忽然闯进来阻止皇帝与桃夏亲热。

  皇帝见月光敢破坏他的好事,勃然大怒举起一把宝剑抵住了月光的脖子,月光虽然随时有可能被皇帝杀死,脸上的神色却是坚毅沉稳,丝毫找不到一点害怕之意。

  月光即将被皇帝杀死之时,被史谈施过法术的房主化为厉鬼在宫中四处走动杀人。

更夫日志第19集剧情介绍

  桃夏来到皇帝身边坐下,皇帝喜出望外脱下了桃夏的外衣,桃夏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如同一具木头人,皇帝正想脱掉桃夏的内衣之时,月光忽然闯进来阻止皇帝与桃夏亲热。

  皇帝见月光敢破坏他的好事,勃然大怒举起一把宝剑抵住了月光的脖子,月光虽然随时有可能被皇帝杀死,脸上的神色却是坚毅沉稳,丝毫找不到一点害怕之意。

  月光即将被皇帝杀死之时,被史谈施过法术的房主化为厉鬼在宫中四处走动杀人。

  皇帝得知宫中出现厉鬼四处害人,赶紧让月光前往事发地点除掉厉鬼。

  桃夏跟着月光在宫中找到了化身为厉鬼的房主,房主的肉体其实被桃夏姐姐莲夏附体,桃夏感觉到了姐姐的灵魂,惊喜交加向房主走了过去。

  房主面无表情注视桃夏,桃夏来到房主身边正想开口说话之时,房主忽然伸手掐住了桃夏的脖子,月光见桃夏遇到麻烦赶紧持剑上前,桃夏伸手示意月光不能杀掉房主。

  房主扔下桃夏来到一处水塘边,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掌,莲夏恢复意识知道自己寄身在房主身上。

  害得莲夏成为无主孤魂的人正是史谈,莲夏来到史谈房中举刀就向史谈扎了过去,岂料史谈背后隔着一层结界,莲夏被结界反弹回来跌坐在地上。

  史谈转过身子得意洋洋看着莲夏,提醒莲夏的灵魂可以永远不死,莲夏不愿意再受史谈控制,挥剑就向自己的身体扎去,史谈见莲夏自残,泰然自若提醒莲夏伤害的只是附身的肉体,肉体死亡之后莲夏的灵魂可以附身到其它活体上。

  莲夏无法伤害史谈也无法自杀,无奈之下只得转身离去。

  月光与桃夏一路寻找找到了莲夏,莲夏不愿意再寄身在别人身上,迅速向月光冲了过去,月光握着一把除妖剑站在当场,莲夏将身体扎入到除妖剑倒在地 上,史谈闻讯赶了过来见莲夏死在除妖剑上,又气又急意识到莲夏的灵魂和肉体都要一起灭亡,由于莲夏已经失去利用价值,史谈行色匆匆离去。

  桃夏无法接受姐姐莲夏离去的事实,快步上前扶起莲夏,莲夏靠在桃夏怀中还没来得及好好说上几句话便烟消云散。

  月光到王宫拜见皇帝,皇帝认为是月光在宫中兴风作浪,月光提醒皇帝不要误解他,真正想杀害皇帝的人另有其人,皇帝相信了月光的话,要求月光赶紧找出幕后作怪之人。

  史谈将秀莲唤到身边,提议秀莲接替房主的位置,秀莲同意了史谈的提议,与史谈一起进入王宫与皇帝商量做房主的事情。

  月光目睹秀莲与史谈混在一起,脸上升起惊讶意识到史谈在利用秀莲,秀莲因为被月光冷落所以才跟史谈有来往,史谈一直在帮助秀莲博取月光的好感。

  秀莲来到皇宫跟皇帝谈起当房主的事情,皇帝对谁当房主无所谓,只对秀莲本人产生了兴趣。

  秀莲父亲早就记恨皇帝已久,皇帝企图占有秀莲的事情秀莲父亲早已知道,为了帮助女儿摆脱皇帝,秀莲父亲决定造反。

  史谈施法将桃夏困在一幅画中,桃夏被绑在一棵树下无法动弹。

  月光来到画外听到桃夏呼救声音,心中一惊立即将视线移到画上,看着画上的一个女人被绑在树下,月光意识到是史谈施法困住了桃夏,桃夏在画中无法 脱身,月光进入画中替桃夏解开了绳索,桃夏刚刚获得自由,一头猛虎从旁边走了过来,月光心知不能跟猛虎硬碰硬,赶紧拉起桃夏一路狂奔。

  皇帝在王宫中与几个妃子喝酒玩乐,秀莲父亲忽然杀气腾腾走了进来,皇帝见秀莲父亲进屋也不下跪,脸上升起愤怒盯着秀莲父亲。

  秀莲父亲一改平日毕恭毕敬对待皇帝的姿态,改而换上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持剑对准皇帝,皇帝见秀莲父亲进屋的时候不但不下跪还举剑对准他,脸上升起震惊意识到秀莲父亲要造反。

  秀莲父亲已经忍耐皇帝很久,造反机会终于到来,秀莲父亲举起长剑杀气腾腾打算跟皇帝好好算账。

  月光带着桃夏在草地上奔了很远的路程,后方的猛虎已经被二人甩掉,月光担心猛虎追上来,眼睛一亮带着桃夏往瀑布方向奔去。

  瀑布是离开画境回到现实的出口,月光带着桃夏来到瀑布终于回到原来的房间。等在房中的同伴见月光成功带桃夏归来,脸上升起一丝欣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