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日韩美剧

狎鸥亭白夜第101-110集剧情介绍

发布时间:2015-05-10 发布者:ccy 文章来源:

  吴月兰和赵常勋交谈中,赵常勋无意间说出,如果有孩子的话,就只能同意,吴月兰被吓到了,等不及明天让赵常勋劝善仲,马上去了画室。到了画室门口,看到里面一片漆黑,吴月兰更是吓到了,马上冲了上去。

  郑三熙很欣赏白夜的写作才能,想建议她当自己的助理作家,并以他作家的本能,很容易就看穿了白夜许多。白夜的小心翼翼,郑三熙觉察到了,在一番坦诚相待之下,两人相谈甚欢,把各自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。

  善仲和孝卿母子都不在画室,像是一起去旅行了一样,吴月兰心里不是滋味。回到家里,善仲已经在等吴月兰了,因为吴月兰没有带手机而担心。吴月兰 称自己已经不在状态了,不能接受善仲的选择,善仲只好说出当时的那个说了一半的梦,善仲的爸爸是看到善仲接受了戒指才消失的,而接着孝卿走了进来,他相信 爸爸是同意他的做法的。

  徐银河谎称智儿睡着了,等智儿打扮一番,才称是妈妈叫醒了,到排档与郑三熙他们相见。智儿表示对剧本的喜欢,郑三熙并没有接受,提议去附近的卡 拉OK,见识一下智儿的唱歌跳舞的能力。在卡拉OK内,郑三熙表现得特别兴奋,智儿瞬间被他所吸引。郑三熙对白夜表现得特别有好感,和严看着心里有些不高 兴。

  一大早,善芝就叫醒了武严,让他一起去给奶奶行礼请安,奶奶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他们会早起。文贞爱夫妻还没有梳洗完毕,善芝他们就来请安,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,对他们的表现更是出乎意料之外。

  武严娶了善芝后,被管制得服服贴贴,全家人都乐开了花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2集剧情介绍

  吴月兰一大早很伤心地打电话给善芝,告诉她善仲要和孝卿结婚,善芝于是气呼呼地出门了。到了家里,吴月兰详细跟善芝讲述了善仲的事情,善芝只认为善仲是吃错药了,更证明了她的观点,养儿子没用。

  商谈了半天,善芝为吴月兰出了主意,让吴月兰对善仲不理不睬,随便他怎么做,而善芝和白夜去负责劝说孝卿,只要孝卿同意了离开善仲,善仲也没有办法。见完妈妈,善芝就直接去了画室,想跟孝卿劝说一番,没想到白夜也在那里。

  白夜答应吴月兰劝说孝卿,而实际上她是来坚定孝卿的心的,让孝卿打起精神面对善芝的家人,一切的事情都交给善仲来处理。善芝听到了白夜和孝卿的对话,使劲推开了门,让白夜和她去谈一谈。

  善芝质问白夜,十五年的交情,白夜竟然出卖她和吴月兰。白夜告诉善芝,孝卿很可怜,而且是善仲主动的,即使孝卿离开了躲起来也没办法阻止善仲, 所以她会成全孝卿和善仲。善芝同样为自己的妈妈可怜,一心只为了儿子而活的妈妈,眼看就可以娶儿媳妇完成任务了,结果却娶了一个寡妇,她坚决不会同意善仲 和孝卿结婚。

  善芝质问白夜,是否她有意计划安排,让孝卿住进画室的,白夜没有否认,生气地善芝与白夜结交不再是朋友。白夜已经和善芝撕破了脸,她只能坚定孝卿的心,让她无论如何不能动摇。

  和严跟白夜一起吃过自己做的面片汤,觉得非常有意思,于是回家跟家人一起分享。一家人都开心地期待和严的惊喜,知道是做面片汤都觉得很有意思,于是开心地开始比赛了。比赛之时,大家才知道和严的面片汤是和白夜学的,善芝一下子就拉下了脸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3集剧情介绍

  智儿越来越对郑三熙有好感,忍不住跟徐银河夸起了他来。白夜替郑三熙改台词的时候,突发奇想想在戏里改一些内容,于是询问了郑三熙的意见,郑三熙同意她先改改看。

  孝卿对于白夜和善芝友情破裂很不安,善仲安慰她,只要解决了他的事,她们的友情就会恢复的,让孝卿不要担心,同时把爸爸托梦的事告诉孝卿,让孝卿更心安一些。

  和严在家人面前表演了揪面团很开心,他打电话让白夜再穿一次旗袍到中餐厅吃饭,白夜没办法就同意了。善芝非常生气白夜故意让善仲和孝卿在一起,她只能把这件事告诉武严,跟武严商量,她提醒武严没有什么人能相信了不要太容易相信别人。

  武严跟和严谈不上论善仲的事,他觉得白夜太过分了,而和严则让武严不要参与,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,第三者不方便过问。武严替吴月兰伤心,抚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跟寡妇在一起,而和严则觉得结婚不能看条件的,只能让武严不要参与。

  白夜和郑三熙一起吃饭时,听郑三熙诉说了许多他的故事,觉得他的人生过得特别的丰富,跟白夜自己的人生也有很多相似之处。白夜和郑三熙谈起了作品越来越有默契,和严看着心里很不放心,用了很多话题却怎么也插不上话,只好约定跟他们一起去吃自己不爱吃的五花肉。

  善芝跟婆婆请示外出,看到奶奶那么照顾俊书心里有些不高兴,但始终没有将善仲和孝卿的关系说出来。善芝按了画室的门铃,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,孝卿有些担心,还是给她开了门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4集剧情介绍

  白夜和郑三熙谈起剧本来特别的有默契,也很合拍,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,和严看着不舒服很想插上一句却怎么也插不上去,最后只好勉强自己答应跟白夜他们一起去吃自己不喜欢的烤五花肉。

  善芝问孝卿,因为她自己和白夜的友情破裂了,质问她是否喜欢善仲,让她不要为了自己的爱情不顾及家人。孝卿告诉善芝,她已经和善仲约定好了,一 切按善仲的意思做,她很为难请善芝先说服善仲。善芝告诉孝卿,善仲已经不正常了,只能让孝卿离开,并且认为孝卿要先种下德才能给俊书一个榜样。

  善芝劝说了半天,孝卿还是很犹豫,没有向善芝表态,她只能告诉孝卿,只要她改变主意的话,她和白夜也会恢复友情,不要太相信男人的话,不能违背 伦常。孝卿最后还是跟善芝表态,她并不是没有自己的想法,她明白看条件结婚的人并不一定生活的就好,她和善仲的感情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,请善芝能够体谅。

  和严找到了在剧里面出演记者的演员,叫郑三熙面试,可郑三熙把白夜叫过来一起看,两人的意见还很一致。和严要求白夜参加派对,看主角是不是适合,白夜不想参加,最后在郑三熙的要求下才答应参加,和严更觉得他们之间不对劲。

  白夜生日,善芝送上了束花,让她再劝一劝孝卿,不然这将成为她最后的问候。吴月兰明白到先前善仲把自己为他做的小菜全拿去给孝卿,一下子对孝卿怒火中烧,把善仲画的孝卿的画给毁了。赵常勋也劝吴月兰不要反对,他认为善仲完全沉迷下去了,根本没办法听进去他们的劝说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5集剧情介绍

  吴月兰被善仲气病了,善仲跟孝卿提出怀个孩子,那样更容易说服妈妈,而孝卿则觉得那样做不好,更会让善仲误会。

  演员见面会,刘莱卡一直缠着和严不放不停地跟他暧昧,白夜看着心里有点不高兴。刘莱卡要和严一起跳舞,和严好不容易推辞让她唱歌,没想到她还是缠到了和严身边。唱完歌刘莱瞳还是提出要跟和严跳舞,还故意举止勾引和严。

  正在和严无可奈何之际,洪相浩及时出现,刘莱卡看他一身名牌才转移了视线,不再缠着和严。一曲舞蹈之后,潘锡推出了生日蛋糕,这是和严特意为白夜准备的,替她庆祝26岁的生日。

  赵常勋劝吴月兰,放手让善仲自己选择,和他相比善仲已经很好了,如果罗丹能活过来,要选个老奶奶结婚他也会同意的。

  张秋常询问文贞爱,是否善芝怀孕了,文贞爱觉得没有这么快,但张秋常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抱孙子了,让文贞爱多加留意。文贞爱询问了婆婆的意见,两人便开始关注起善芝的一切,留意她是否怀孕。

  徐银河想把俊书带回来抚养,借口孝卿嫁到善仲家里,会看吴月兰的冷眼。徐银河认为吴月兰不是善良之辈,让白夜去劝劝孝卿,把俊书交给他们抚养。白夜不认同徐银河的想法,她告诉徐银河,如果把俊书带走,孝卿是不会嫁的,没有理会徐银河。

  善芝又来找孝卿,正好善仲来了,二话不说就把善芝拉回了家,并且命令她以后都不要去画室。吴月兰情愿善仲一辈子不要结婚,也不愿意他和孝卿结 婚,她更不可能抚养别人的孩子。善芝和吴月兰都指责善仲,最后善仲没办法忍受,对妈妈说了绝情的话,从小到现在一直活在妈妈的期待之中,他不是傀儡不可能 这样活一辈子,他也要自己的生活,他要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生活。

  和妈妈吵了一架之后,善仲决定定礼服结婚,并且暂时搬到画室的二层住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6集剧情介绍

  善仲告诉孝卿,他是真心的非常爱孝卿,他要在十天后跟孝卿举行婚礼,让孝卿开始准备结婚的事情。善仲连夜收拾了东西要离开家,他觉得很累了,要做选择的话他让吴月兰自己选择,吴月兰气得用水泼了他,她要看看不听她劝的善仲生活得有多好。

  趁着白夜的生日还没有结束,和严买了冰淇淋和白夜一起分享。对于刘莱卡的事,白夜表示她对和严有些失望,和严则表示,不会再让白夜失望,他会一辈子对白夜好的,做白夜的长腿叔叔。

  武严觉得善仲的态度如此坚决,很可能会离开家,他提议给吴月兰买一条狗陪伴她。善芝想想哥哥那么让妈妈伤心,她觉得一定要生一个女儿,只有女儿才不会那妈妈难过,儿子都没用,引发了武严要向善芝发誓,表示自己的好。

  和严跟家里提出,要搬出去独立,还要减少电视台的工作。家里的长辈都明白,和严这么做是一心想着减少自己的工作,把重心放在白夜身上,明白和严是没有对白夜死心,但他们对和严也一点办法没有。

  因为饭店的剧情没办法写出来,郑三熙邀请白夜和他一起去吃饭,两人谈起了小时候,白夜于是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心酸苦楚,也因为有哥哥在身边她还是觉得很幸福的。和白夜的经历相比,郑三熙才觉得自己过得很奢华,想要的都有。

  孝卿给善仲留了字条去见朋友,然后偷偷地去见吴月兰,吴月兰不想见她,孝卿只好在家门口站了一上午,等到吴月兰出去倒垃圾时才发现了她。孝卿想请吴月兰参加他们的婚礼,吴月兰不想听她的话,把她赶走,没想到孝卿因为站了一上午滴水未进晕倒了,把吴月兰吓得不行。

  孝卿不想善仲离家出走,把他们母子的关系搞得更恶劣,她想劝善仲回家表现得更好一点,求得妈妈的谅解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7集剧情介绍

  吴月兰一个人在家,晚上非常害怕,善仲听了孝卿的话,回到家里住。吴月兰正害怕之时,忽然听到有声音,以为进了贼,吓得拿起棒子,没想到是儿子回家来住了。看到儿子回来,吴月兰一时心软了,主动替儿子准备吃的。

  和严对于郑三熙和白夜的亲密非常有敌意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骂了郑三熙,还批评了他的作品,最后把郑三熙打得鲜血直流,白夜怎么劝阻他都没 有用。和严被梦吓醒,自己也下了一跳竟然会做这样的梦。智儿对郑三熙非常有好感,徐银河担心智儿爱上郑三熙,让白夜在一旁看着,不要让智儿太过接近郑三 熙。

  白夜去看了俊书,家里的长辈都让她去劝劝和严,不要让和严搬出去住。白夜准备给孝卿买结婚礼物之时,碰到了来为俊书买衣服的和严,于是两人一起去为俊书挑衣服。白夜答应了长辈,于是劝了劝和严,让他等武严的孩子出世之后再决定搬家的事。

  智儿找机会想让郑三熙和她一起吃饭,没想到郑三熙对她爱理不理,把智儿气得不行,最后没忍住骂郑三熙无情。郑三熙被智儿一骂,才知道自己做得不 好,于是便赔罪请她吃饭。郑三熙请智儿去吃辣得不行的年糕,智儿辣得眼泪鼻涕一起流,郑三熙才为她把年糕用水洗掉辣味,然后很体贴地给智儿。智儿被郑三熙 这样体贴很高兴,而郑三熙却指责她不被伺候就不舒服,又被智儿训了一顿。

  智儿说什么郑三熙都反对,让智儿忍不住又指责他不考虑别人的心情,郑三熙没办法只能陪着智儿去林荫路喝冰水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8集剧情介绍

  善仲和孝卿试完婚纱便去接俊书,奶奶答应照顾俊书一两个月,等善仲他们结婚旅行回来后再接俊书,善仲于是给俊书带上他们成为父子的礼物金手镯。善芝对于善仲公开带着孝卿到家里来非常的无语,马上打电话将一切告诉妈妈,直言生儿子没有用。

  吴月兰很生气,身为儿子善仲连一个金戒指都没有送给她过,却送给俊书一个金手镯,说不定善仲还送一个钻石戒指给孝卿。孝卿很感激善仲为她做的一切,她也要好好用心伺候婆婆,并要求结婚后和善仲一起搬回家里去住,即使婆婆不喜欢她也会努力做好的。

  善仲回家后,吴月兰就不停地质问善仲白天发生的一切,没想到善仲送给孝卿的是一个3克拉的钻戒,吴月兰简直要被善仲气疯了,不停地在家里嚎哭。赵常勋仍劝吴月兰相信善仲的眼光,但吴月兰怎么也不肯接受,出色的青年娶了寡妇。

  徐银河提醒白夜,智儿妈妈的祭日就要到了,她不可能为老公的前妻祭祀,但白夜承诺的事也不会更改,她只能要求徐银河祭祀那天晚点回来。徐银河特别想见一见孙子俊书,在白夜面前非常后悔的向她忏悔,希望白夜可以原谅她放下这一切。

  周末朋友聚会,善芝特意打扮穿着高贵的韩服出席,还夸口请客并开了一瓶好红酒,却对在一旁的白夜不理睬。善芝大谈自己的幸福婚姻,并把孝卿和善仲要结婚的事向朋友公布,坦言与白夜的不和。

  善芝见完朋友就回家,跟妈妈要安东米酿喝。

狎鸥亭白夜第109集剧情介绍

  善芝回家想吃安东米酿,吴月兰向善芝打听了她近来的情况,觉得善芝很可能怀孕了,于是跑去买验孕棒。善芝测试了之后,验孕棒显示自己真的怀孕了,为了胎教她不想再理会善仲结婚的事情了。

  白夜见完朋友就去看望孝卿,让她需要什么尽管去买,她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钱给孝卿,并支持孝卿坚持的好,只要再挺过一周就好了。孝卿知道吴月兰是因为善芝嫁进了武严家里,没办法去找孝卿大闹,但孝卿想一天去见她一次,希望能得到她的谅解。

  白夜在办公室里休息,想起了英俊和罗丹的死,让她忍不住流眼泪。郑三熙看到白夜那样伤心的样子,非常地心疼,当他忙完想去看看白夜时,白夜已经离开了办公室。

  和严因为白夜的劝说,答应等武严他们的孩子出生了再搬出去住,没想到刚说自己不搬出去,善芝就通知家里她怀孕了。武严和妈妈奶奶都开心坏了,和严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。

  徐银河睡觉的时候放了臭屁,赵常勋认定她的胃肠不好,一直逼着她吃乳酸菌的药,徐银河不知道原因质问之后,才知道自己睡觉时放屁了,觉得很尴尬。

  白夜一时兴起,想知道和严在哪里做什么,于是打了电话给他。和严因为武严和善芝即将成为父母开心的样子而很感慨,于是和白夜一起喝点小酒,忍不住跟白夜唠叨起关于婚姻的事情。

  张秋常回到家,听到自己要成为爷爷的消息,高兴地就想马上冲上楼看自己的儿媳。

狎鸥亭白夜第110集剧情介绍

  张秋常听到自己要当爷爷的喜讯,非常兴奋地想上楼看善芝,可到了楼梯口想到了和严,他就再也迈不开自己的步伐。

  善仲带点酒气地回到家,不停地跟妈妈撒娇,请求妈妈宽宏大量接受孝卿。善仲要求妈妈,不要怪责孝卿,是妈妈的儿子善仲没有出息被孝卿所吸引,他 保证以后会更聪明一点让自己更加出名有出息,如果被接受的话,他们以后会更加孝顺妈妈的。在善仲的不断请求下,吴月兰终于松口让孝卿来见她。

  徐银河从智儿口中得知了,吴月兰在赵常勋的医院办烹饪教室的事,她非常生气,并追问是谁的主意。徐银河非常不能理解白夜这么做的意图,直接去白夜房间找白夜质问。

  开心的善仲想把妈妈要见孝卿的好消息,留到见面后再告诉孝卿,没想到孝卿一大早就来了。吴月兰板着脸,严肃地告诉孝卿,同意他们举行婚礼,但必 须等三年后再进行婚姻登记,她觉得很多情侣可能不多久就没有了感情。孝卿没有反对吴月兰的决定,并跟吴月兰要求搬到家里来住,善仲更开心地把准备好的妈妈 的韩服拿出来给吴月兰。

  武严开心地为未出生的孩子取了胎名叫宇宙,一家人开心之余更加放心不下和严,如果和严也能结婚他们才真正放心。和严因为白夜的话而选择不搬出去 住,文贞爱觉得很憋气,自己的儿子不听自己的话反而听白夜的话,真希望和严生一个跟他一样的儿子,让和严自己去体会一下做父母的心情。

  孝卿和善仲举行了婚礼,和严则和白夜郑三熙等人到济州岛开企划会议。

  • 相关阅读
  • 无相关信息